客服熱線:  400-858-9000
  • 手機投融界

    掃描我,立刻打開觸屏站
    手機觸屏站:m.trjcn.com

投融界“CEO說”欄目,以人物采訪為核心,通過深度調研優質項目,挖掘創業者背后的故事,完整呈現創業各階段的點滴與精彩,給更多創業者帶來
同在感,給投資方帶去更多優質項目的觀察視角。

第11期
雷濤
天雷動漫 創始人

80后創業者,少年班學員,16歲考入西安建筑科技大學機電工程專業,北京電影學院動畫碩士。 2003年21歲自投自制自售動畫電影《雨石》獲第一桶金147萬;曾打造動漫品牌《茗記》。從業14年,獲國內外獎50余項。2010年創立天雷動漫,致力于打造學齡前動漫品牌。

曾遭遇財務危機抵押房產,背水一戰迎數千萬A輪融資,他要給幼兒最好的動畫!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他說:“我的風格是,時刻準備著,凡事都要有Plan B,在最好的時候,做最壞的打算;在最壞的時候,同樣要堅持,做好背水一戰的打算,對未來抱有希望。”也正是因為他的不放棄,才有了如今的“天雷動漫”。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為什么選擇做這個領域?

    雷濤:我是“工科男”,學機電工程的,因為熱愛動漫,熱愛這個行業,畢業之后選擇去美術電影制片廠進修。之后在一個培訓學校里交動漫課,帶著學生做了一個電影,06年將它賣到了央視6套和廣州音像出版社。收回147萬,這是我的第一桶金。
    之后做了《茗記》動畫微電影,在當時中國中學生群體,引起了比較大的影響,也拿到了很多獎,但是后來覺得產業化不足,市場化不足。
    所以就去美國、英國、日本、韓國等多個國家考察,發現幼兒動畫在國外是非常成熟的,產品也做的非常好,市場潛力非常大,而國內則相對比較薄弱。
    所以決定以此為切入點,做幼兒動畫(學齡前動畫),團隊的話就找了一些新銳的導演、動畫制作師,從英國BBC、美國皮特斯請了一些專家過來過顧問。花了幾年時間,做了《小雞彩虹》這個品牌,并且沉淀出來一個非常強的團隊。
    從無到有,從0-1,一步一步做出來的,專業的學齡前動畫。

    投融界:做的過程中遇到過哪些問題?

    雷濤:我剛畢業的時候做電影,是沒有報酬,以實驗的形式去做的。團隊來來去去,人員流動很頻繁,最凄慘的時候,整個工作室只剩2個人,其中一個人是我自己。當時無數個通宵,時差都倒不過來。
    我們做《茗記》的時候,為了做的更逼真,自己去老家把這些場景照片都拍出來,找小朋友表演出來,這樣一來,它的質量非常高,獲得了大家的認可。
    做《小雞彩虹》的時候,我自己跑去美國找專家,保安還以為我是危險分子,在我告訴他我要干嘛的時候,還很警惕的拿起了電警棍。盡管我英語還不太好,但為了找都到這個專家,也還是硬著頭皮上了。
    為了讓《小雞彩虹》更加嚴謹,在定顏色的時候,請加州大學色彩專家一個值一個值的給我們定顏色。

    投融界:您有什么好的融資經驗?

    雷濤:做IP內容,市場已經到了非常熱的時候了,如果沒有獨特的優勢,沒有規模化,融資其實是比較難的。對于很多IT精英來講,前期的孵化很長,投入很高,營收很慢,只要一旦打開融資,就要極盡所能的接觸投資人,去路演,去接觸PR等。
    不要怕麻煩,高密度的時候,我一天可能要見4-5波投資人,當然也不能盲目的撒網,了解投資機構方的背景,看他們有沒有這個方向的拓展、布局。如果完全沒有,建議可以忽略。
    投資人絕大多數有一個指標是喜歡的——數據。所以在跟投資人聊的時候,要注意全方位展示項目的核心優勢,自己已經做出的數據,并且提前做好行業研究,要有足夠的信息和扎實的數據推演展示給投資人,讓他們信服。
    另外一個,在行業里的口碑很重要,因為這個圈子其實是很小的。如果有什么污點,會很快被拉入黑名單,所以誠懇非常重要,1就是1,2就是2。數據一定要非常真實,估值一定要非常合理,不要盲目的樂觀。

第10期
劉玎
久久基因 CEO/創始人

高性能計算碩士,創立久久基因前,曾在美國超算中心和UCB工作,做出全球最快矩陣算法;曾在微軟、騰訊從事大數據相關研發和管理工作。

這家基因公司謹遵“三道”,屢獲融資,奈何卻成華大基因“眼中釘”?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劉玎說,他的經營之本是天道、人道、商道,重視用戶,重視團隊,且不違反商道,最終是要帶來盈利。他說:“如果你去追用戶,錢就來追你;如果你去追錢,用戶和團隊就跑了。”而他所做的事,所遵循的理念,起源竟是來自于他在美國的一次“死里逃生”......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的創業初衷是什么?

    劉玎:在創辦久久基因之前,我在美國超級計算中心工作,經歷了一次“死里逃生”的意外之后,震動很大,也為我現在所做的事,所遵循的原則,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    當時,我去了一趟微軟在西雅圖的總部,由于晝夜溫差大,白天溫度還是零下3度,到了晚上突然降到零下30度,我獨自在外,又錯過了班車,整個人都凍僵了,差點死掉。
    后來,攔下了一輛卡車,司機是個黑人。在車上,我滔滔不絕的跟他講,我是做超級計算、用戶武器開發的,當時我覺得自己做這個特別牛。但司機聽我說完,卻跟我說:“I Saved your life,but you are a killer”我救你的命,但是你研究如何殺人。在他價值觀里,我所做的是會給社會帶來危險的。最后,送到市區下車的時候,他又送了我一句話說:“I give your a word,to be a good man”我留給你一句話,當個好人。
    他的話震撼到了我,所以我開始思考,自己學了這一身超級計算的本領,到底應該做什么才是最有意義的?我既然擁有超級計算這個極致的技術,就應該去解決極致的問題,為更多人帶來帶來更有意義的事。

    投融界:如果用戶用這個檢測了基因得出報告,后續具體怎么來幫助達成結果?

    劉玎:以纖體瘦身為例,1份499的瘦身檢測服務,打開,里面共有3樣東西:檢測的刮棒、使用說明、順豐訂單到付。最后拿微信,掃一掃你的專屬二維碼。綁定后,7-10天后,就可以看到你的檢測報告。
    告訴你基因的情況,如何鍛煉、如何飲食、如何改善飲食習慣.....根據你的基因特點,解決這些問題,如果還是不懂,還可以一鍵咨詢,人工解答。
    目前產品也還在升級,我們會跟很多做私教APP,還有運動手環等產品數據打通,這樣你用的APP,你戴的手環,就是為你量聲定制的。這樣很多的場景都能把你基因的特點用得上。
    未來我們也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案,提供更好的內容,將更好的服務嫁接給用戶。而價格也不貴,我們的目標是讓每一個人都能用得上,用的起。

    投融界:融資過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    劉玎:我們的第一輪融資,其實挺感人的。創業初期,我們公司辦公室還很小。投資人找到了我們,說我們是家徒四壁。
    我說:“確實是家徒四壁”,地方很小,放畫板的面積都不夠,墻上全部貼著墻紙,直接在墻紙上寫的密密麻麻,做各種數據的推演,商業摸索的推敲,技術的優化,產品的運營。
    但投資人看到了這個場面后,直接就說:“ok,我要投”。就是看中了這個團隊,非常認可我們,一定要投。
    他是自有基金,沒有LP的壓力,對我們這個看起來有很大的未來,但是當下現實還有點骨干的領域投資,真的也是需要有真正的勇氣的,因為當時我們也還沒有營收。但事實證明他沒看走眼,我們今年的凈利潤預計有一千多萬。

第9期
吳震
杭州映墨科技有限公司 聯合創始人

映墨科技聯合創始人/董事長,浙江大學航空航天學院博士,精通各種算法,曾任華為項目經理和UT斯達康高級顧問,積累了豐富的團隊管理經驗。2012年開始有創業的想法,2014年正式與兩位好兄弟馮國華和羅浩共同創辦杭州映墨科技有限公司。

深耕兒童VR/AR,創業是一群有才華的人,一起做有價值的事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創業并不是為了賺多少錢,而是為了和一群有才華的人一起干成一件事情,做點對社會有價值的事兒;創業不是一個人的事,而是一個團隊的事。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如何看待目前的VR市場?

    吳震:目前的VR市場已經進入“理性繁榮”的階段,或者說是在洗牌期吧。今年大概又會死掉一批VR企業,有核心競爭力、在某個細分領域里深耕并找到了合適的商業模式的企業會活得不錯。但總體來說,整個行業向上的,畢竟蘋果、微軟、聯想、阿里、騰訊、京東等國內外巨頭都在這塊加大投入和布局。總結一下就是,VR的前途是光明的,但道路是曲折的。

    投融界:您為什么選擇切入兒童細分市場?

    吳震:其實VR的市場教育還遠遠不夠,短期內C端都很難起來,相對而言B端的行業應用更有機會。為了尋求一種能夠將VR產業落地并實現可持續盈利的行業應用,我們做過很多嘗試,包括虛擬騎行系統、虛擬游樂設備甚至是大空間的定位方案我們都做過。最后選擇切進兒童這一垂直領域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:一是我們有相應的技術積累;二是兒童VR有市場潛力,基于這兩方面我們可以把這個事兒做起來。

    投融界:從創業至今,您遇到的最大坎坷是什么?您又是如何突破的?

    吳震:公司剛成立的時候,從產品策劃到產品研發,沒有愿意合作的公司,沒有愿意投錢的基金,甚至第一代產品的頭帶也是找一家修鞋店制作的。但不管怎么艱難,我們的核心成員也一個都沒有離開,大家咬牙堅挺,渡過難關,直至步入正軌。這里也要感謝一下我們的伯樂、天使投資方如山創投,在我們還沒有做出一款產品的時候就給了我們500萬的投資。
    再有就是15年年底的時候,從做C端的頭顯到B端的設備的轉型非常痛苦,當時資金鏈差點斷掉。所以也特別感謝我們的A輪投資方華睿、銀江、奮達科技等,感謝他們認可我們的兒童VR項目和模式。

第8期
呂卿
杭州愛卿科技 CEO

呂卿,花名“呂不為”,畢業于黑龍江大學,從06年畢業就涉足母嬰領域,是國內最早一批母嬰行業創業者,創辦嗨佩兒嬰童連鎖,10多年積累了豐富資源與會員,擁有多年大健康產業經驗。現任杭州愛卿科技CEO,浙商經濟發展理事會副主席。

讓機器人有個家,這個“傻”女人,帶著“利他”精神傻傻干,卻也傻傻把錢賺!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創業多年,呂卿一直奉行一個原則:“把誠信看的比命重要”,同時無論跟誰合作都秉著“利他”的思維,保證合作方的利益。她說:“我們是傻瓜式的狼性團隊,傻傻的相信、傻傻的干,傻傻一起把錢賺。成就他人才能烘托自己。創業這條路,我們不一定是最聰明的,但一定要是最真誠的!”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為什么選擇出來創業?

    呂卿:我是學酒店與旅游管理的,因為專業的原因,在大學就走了很多的城市和國家。06年畢業嘗試母嬰創業,也是源自于去了一趟俄羅斯,吸納了國外的一些信息,當時算得上是國內最早一批做母嬰創業的人了。也作為一個大學生創業項目代表,得到了政府的扶持。
    在10年的母嬰創業經驗中累積了很多的資源和幾十萬的會員。因為有這樣的沉淀,所以去年能夠拿到這樣一個項目,跟“小寶機器人”公司進行合作,把這10多年的資源重復利用起來,并在人工智能、機器人陪護這塊領域得以升級。

    投融界:“愛卿科技”加入了共享的理念,具體是什么樣的模式?

    呂卿:我們去年拿到這個項目的時候,機器人的市場價要8萬,對于很對家庭來說,是很難將這個機器人買回家的。大眾跟這個機器人依然存在很大的距離,所以團隊重點做的是“共享”+分享的模式,用分期租賃的方式,把機器人領養回家。所以一個家庭只有幾百上千元,就可以將這個高大上的機器人“領養”回家。
    就像目前很火的共享自行車一樣,每輛自行車的成本可能是好幾百,但是騎一次只要1-2元。而我們的機器人,每個月500塊,這也是很多普通家庭可以接受的。所以在去年短短2個月的時間,已經在全國各地鋪開了市場,短短一年時間,就成為了全國數一數二的團隊。營業額做了將近一個億。

    投融界:創業道路上,您經歷過多輪融資,有沒有好的經驗可以分享一下?

    呂卿:我經常說,我們公司的企業文化是“傻瓜式的狼性團隊”,傻傻的相信、傻傻的干,傻傻一起把錢賺。創業11年過程,一路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。我一直奉行一個原則,“把誠信看的比命重要”,同時要有“利他”的思維,每個跟我合作的人,首先我要保證他們的利益。只有讓他們受益,才能讓他們放心的跟我合作。
    所以11年創業過程中,我遇到過很多的恩人,他們會毫無顧慮的把錢投給我和我們的團隊。因為經過了解,都會發現,我們的團隊無論是誠信、還是干勁,都是能體現出來的。所以跟我合作過的人,誠信方面,在我身上從來不會有二話。我本人在這么多年創業過程當中,將誠信看的比命還重要。也同時經常對團隊說的一個理念。
    對于投資人,不論如何,我的原則是,我會保障你的利益,但是決策權要在我手里。我這個項目為什么叫“愛卿駕到”?卿就是我名字“呂卿”的卿,以我的名字命名,一個創始人把自己的名字融入到企業當中,是希望跟企業共存亡的。而不只是想拿著投資人的錢,燒完錢,虧損了,倒閉了。

第7期
李東舸
杭州智棱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長

美國韋恩州立大學計算機博士,中國國家“千人計劃”特聘專家,曾任權威ACMMM論文集主席、摩托羅拉大項目一號技術總負責人,MDC技術發明人。創辦智棱科技,獲美國中小企業創新獎。曾作為千人計劃特聘專家代表受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接見,16年浙江副省長熊建平和杭州市長張鴻銘親臨考察。

順勢而為卻不做風口上的“豬”,以智能交互技術為核心,獲中美兩國“恩寵”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創業要順勢而為,但不能做風口上平凡的“豬”,否則不可控因素有太多,可能沒成功就已被摧毀。作為一個小公司,是不可能改變潮流的。把握市場、把握方向,但一定要到“球”能滾動到的地方,順勢的同時,要有自己的特點與優勢。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創業的?

    李東舸:我還在摩托羅拉公司的時候,就已經開始有創業的打算了,做了一些準備工作,08年的時候,正式從摩托羅拉實驗室辭職。
    當時我們的技術拿到了美國中小企業創新獎,120萬美元。中小企業在美國創業其實很難,所以能夠拿到這樣的一筆錢,對項目發展帶來一定的支持力度,更是對我們項目的認可,因為這個評比是由一批風投和一批學界專家一起來考評出來的,主要是從項目的領先性和對未來的重大影響等多方面來考評的。我們當時也是非常喜歡我們要做的這個方向,發明了這個技術,所以最終決定辭職出來自己做。
    我們其實更像美國傳統的科技創業,靜下心來,在一個很多人都認為很有前景的方向領域,通過大量的技術積累,突破技術門檻,獲得自己的競爭優勢。而不像中國很多比較流行的模式創新,比如:找到一個商業模式,或者是大家還沒有看到的一個市場機會。然后以市場機會來突破創業。

    投融界:您公司在美國獲得了創新基金,做的很好,為什么現在選擇回國來做?

    李東舸:從我們的角度來講,在哪里都有各自的優勢。我們恰恰發揮我們跨領域的兩國優勢。美國的優勢在于:我們在美國得到了最先沿的技術認知,和一些理念。
    公司從建立初就制定了發展戰略,要兩條腿走路,這兩條“腿”,一條是中國,一條是美國。技術起于美國,核心的突破來自美國的人才;而第二條腿是到中國,是技術的產業化,并利用中國的市場,進行產業化的推廣。一旦這條腿站穩了,又回到美國這條腿,邁向國際化。再到美國,以國際的競爭角度,在美國的市場得以推廣,兩條腿交替的前行。

    投融界:作為資深創業者,您有什么好的建議可以分享一下?

    李東舸:創業必須順勢而為。作為一個小公司,是不可能改變潮流的,把握市場、把握方向,追著“球”跑,但一定要到“球”能滾動到的地方。“勢”得在,但也不能做風口上很頻繁的那只“豬”。順勢的同時,要有自己的特點。
    要搞清楚自己為什么創業,競爭優勢在哪里。雖然是“大勢所在”,但是你怎么能在這個市場中存活,并且脫穎而出。大家都創業不代表創業就是好事。也不代表創業一定會成功。市場的容量就這么大,活下來的,一定是最優秀的。

第6期
邵健
量知數據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長

杭州量知數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,微軟學者,08年中科學博士畢業后在浙江大學任職,目前是浙江大學人工智能所副教授,中國人工智能學會智能產品與產業工委會委員。

路演8分鐘迎3家投資方,“浙大系”創業黑馬要讓企業全員更快更好地決策!更多內容   >

  • 文章摘要:

    融資、路演的過程,是一個不斷回爐的過程,通過跟投資人的交互,從各個角度去審視和調適自己的項目和團隊,最終只要團隊靠譜,項目真正符合市場需求,有市場前景,終究會找到賞識自己的“伯樂”。

  • 對話實錄:

    投融界:您的項目經歷了兩次創業,這兩次的團隊情況有什么變化嗎?

    邵健 :是的,量知說起來,算是我們第二次創業。最早從15年我們就開始做了,當時主要是學校幾個年輕的老師一起做的。做了將近一年,到了年底,我們意識到,還是應該和行業的人一起來做。所以在去年年初的時候,成立了量知數據科技有限公司。前期可以算是 一個孵化。
    后期人員得到了很大的擴充,原來的人都還在,都是學校老師的背景;后面有加入了一些互聯網行業的專業人士。

    投融界:量知數據是做大數據解決方案提供商,具體是怎么去解決,能否舉個實例?

    邵健 :大數據時代,很多企業都想著怎么利用數據來提升決策,傳統的企業運營都是靠經驗的積累,但大數據時代,企業需要用數據量化的方式來做決策。
    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幫助企業做內外數據。我們的客戶對象往往聚焦在那些龍頭企業, 而這些企業往往都有比較好的信息化基礎,有很多業務系統,積累了很多數據,我們是把這些業務數據打通整合。
    量知:量化認知。我們核心系統有一套認知計算引擎,它就像企業的大腦一樣,能夠對數據有一個很好的理解與分析。
    例如我們現在在做的財通證券,就是公司在金融方面的一個標案客戶。我們幫他們融資融券部門的客戶做畫像,針對一些炒股的客戶的消費行為、投資偏好,做具體分析,方便做一些相關的業務推薦。目前業務合作已經到了第三期。

    投融界:您是通過路演結識投資方,達成合作的,關于路演,您有沒有好的經驗可以分享?

    邵健 :參加路演其實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對BP的準備,要在短短的路演8分鐘內講完,所以要把自己項目的要領抓的很牢。公司的定位、商業模式、產品優勢、市場前景、競爭分析。這些都要非常清楚。

首頁 12下一頁
竞博